塞巴斯丁森

【AOS/Spirk】四次Jim哭了,还有一次他没有(2)

(Uhura:Knock knock on the queer's door)
“你知道,虽然我不常经历这种事,悄悄摸进前男友宿舍就为了拿自己的实验记录什么的。但是,建设性点儿,Nyota,你真的不需要我提供技术支持吗?”Gaila听上去忧心忡忡,Uhura打赌她嘴边藏了笑。
“我自己能处理 ,毕竟他的新室友是Kirk,对,那个你怎么也忘不掉的Jim Kirk。没记错的话你还在等他约你出去?”
“……”
“你需要我提供技术支持吗?Gaila?”
“闭嘴,Nyota。”
“好极了,因为我现在就要溜进去。”

然而Uhura错了。
她打算去向她的浣熊&树人朋友(……)求救,去借一个时光机,或者干脆让他们顺着虫洞把自己扔回十分钟前。
她要道歉,恳请她的好友参与冒险,至少在这种时候搀扶着她让她不至于倒下。
不,Uhura没有倒下,Uhura坚强地保持了整整三分钟的一动不动,Uhura站在四分之一平米的范围内,沉默地考虑逃出这个星球的最短路径,平静地思索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尖叫听起来更得体。


我的意思是,Nyota Uhura,蝉联星际学院三年最佳学员,知性优雅的先锋女性,因为试图与匪夷所思的逻辑星人谈恋爱短暂地成为话题中心,还拯救过浣熊和树人(在梦里吧,应该是),但不常常手足无措。
不过也不能怪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走进自己前男友的寝室(考虑到现在的情境,她有必要解释一下: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痛哭流涕,成熟的独立的人格和瓦肯人格绝对有能力用冷静的手段和平解决感情破裂问题)突然发现他前男友的现室友,裹着毯子捧着只有芝士玉米片的沙拉碗,坐在沙发中央,无声地挤掉一颗眼泪。


Uhura在地上的爆米花碎屑和膨化食品包装袋里里努力寻找落脚用的间隙,小心翼翼地凑近,以某种大型猫科动物饲养员的方式——要防止它们受惊才能保障自己人身安全,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那家伙是真的受了伤还是在伺机狩猎。Kirk一副要打喷嚏的样子,喉咙里发出浑浊的咕噜声——大型猫科动物打了个响鼻,Uhura慌忙不迭地给他把毯子裹紧,因为她发现Kirk上身光裸,长裤就在离Uhura手指三寸的地方,平角裤的灰色边缘因为刚刚的动作露出来。
而Uhura被吓得不轻。

“Hey,Uhura。”
“我能假定你终于决定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问点什么,她需要说点什么。
“你哭了吗?”
不不不不是这句,你的语言天赋呢?
“你在难过吗?”
哦闭嘴吧!下一步该干什么?是不是要给他泡一杯热茶?
“你……你在看电影?!”
“这算什么?瓦肯版《暮光之城》吗?”

即使没有(半裸着)被Uhura扔出寝室,Kirk在她眼里也不是个十足的好人,但和坏蛋更不沾边。Jim T Kirk,说带点下流的笑话,把龙舌兰带进信息室,靠着小聪明就完成了学院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永远有让人无可奈何的点子,伤女孩们心,被更多的女孩们甩。最重要的是,他不会也不该熬夜为某部三流情节的励志爱情片掉眼泪。
他甚至还没看到结局呢!

而熬夜看电影的结果就是他精神恍惚神智全无,无意识地曲起身子,嘴唇病态地发红,半短的金发像动物幼崽一样蓬松柔软。还有他的眼睛,宝蓝色,边沿湿润,和红血丝掺在一起。此刻他嵌在一个由沙发垫、软毛毯、毛毯上的红酒渍和巨大的人形悲伤组成的小世界里,看上去荒诞圣洁,而且可爱。

Uhura一时间吸入过多空气,胃疼中她突然想起在星际学院女学员内部流传过的系列tribbles视频(再一次的,她有必要解释一下:这明显只是因为她的室友Gaila,观看她私藏在Uhura电脑里的tribbles时都需要一个陪伴)。
毛茸茸的tribble,受伤的tribble,裹在毯子里的tribble。

无论如何,uhura被这一幕击中了。 她觉得有种类似于母性关怀的情绪在她胸口熊熊燃烧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该去感谢他,抱抱他,或者,直接杀了他。

于是才有Spock进门后所看到的,他的不速之客前女友,怀里抱着他室友——泪痕闪亮形容枯朽的霹雳娇娃——不知所措。

如果这一幕还能更戏剧化一点。

well.

Spock的左眉完整地没入了刘海。

所以……
“周末电影夜?”
Uhura注视着给Kirk掖被角的瓦肯人(多愁善感的人类王子终于找到了他的睡眠,谢天谢地)。
“你们一见钟情了吗?”
她眼里装着温柔又深情的母性光辉,眼下依然没消散。

“这又是什么?你在做实验记录?!”
“McCoy学员——如你所知,Kirk学员的前室友发现的某种敏感问题,并拜托我观测情况。”
“你在拿他做实验?”
“事实上,此项活动由Kirk学员提出,而我注意到长期精神亢奋也会导致他的流泪问题。”
“为什么你觉得他不是为人类和瓦肯的伟大爱情感动呢?”
Spock的另一侧眉毛也扬了起来。
“值得考虑的观点,Uhura学员。”
“所以……?”
“所以?请解释你的结论,Uhura学员。”
“你知道——就刚才,”Uhura平复着呼吸,轮廓优美地起伏。她要现在就去把欧亨利的小说扔掉,全部。
“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觉得你不是个混蛋了,Spock。”

所以,生活仍在继续。
星联学员们神采奕奕,生龙活虎且心甘情愿地被上级欺凌。星联精神无处不在。
学院内部论坛突然多了“如何在三个月内对前男友避而不见”和“什么时候应该对一夜情对象死心”的指导攻略,匿名发布,不过反响热烈。

Uhura难得地请了春假,有人说曾见过她在tribbles研究与救助中心见到她做义务服务(对此Gaila拒绝透漏任何细节)。

不是每个人都知道“Kirk学员和他们的教授成为了室友”这件事,即使大家都注意到他们在以诡异的方式越来越亲密,也都闭口不提。


tbc——————————————


*其实这章他们已经可以搞上了,怪我话唠,连暗示都不够
不过我把小舰长ooc成这样,还是逃吧【被瓦肯掐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