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巴斯丁森

【AOS/Spirk】四次Jim哭了,还有一次他没有(1)

简介:以Jim(的眼泪)为蓝本的大型drama现场。


警告:作者的某个变态人格想看泡在眼泪里的哭包舰长,所以有了这篇ooc产物,看官请三思后戳进。

【哦对了梗应该是来自@北美吐槽君http://mp.weixin.qq.com/s/9X1JVD8sT86fsnaEHYSZPA

—————————————————
(McCoy的午夜灾难)



McCoy困得发疯。
他午饭后上了人生第一节飞船模拟课,而该死的疯子教授和过于完善的科技让他一点儿没察觉到那一切是他妈的模拟景象。
重力失控的翻腾、在他眼前炸成碎片的控制台和他的舰员们绝对真诚的尖叫,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McCoy差一点儿就可以把昨天的午餐一并吐出来。
Jim Kirk,他亲爱的好友兼室友,对他如此激烈的感受展现足够的关心。“Bones的第一次「差一点儿就吐出来」耶!我们得庆祝一下!”
庆祝内容包括很多的威士忌,更多的伏特加,和“宵禁之前绝不回家!老爹”。
所以,没什么特别的,这是星联学员McCoy又一个寻常周末。他喝惯例的酒,用最后的神志溜进学院,像往常一样困得想杀人。

“错了,困得想杀室友。”

McCoy曾在女儿满岁之前因为睡眠不足患上神经衰弱。这是本旧病历,他完结的人生篇章。
他真没想到灾难会有重新找上门的一天。

他推门进去,看到他一墙之隔的灾难,瘫坐在狼藉的床上,皮肤发红,试图把自己团起来但是失败了,嘴里不断发出McCoy无法理解的音节:为了保证他的宿醉更严重。

美好旧时光啊。McCoy心内感叹。

往好处想,McCoy。相对于软乎乎湿漉漉的金发粉天使灾难,乱糟糟湿哒哒一身酒气的金发恶魔灾难的应对措施里可不包括拥抱,抚摸后背,和“Hush,Hush,little baby”。你可以用粗口,蒙住头一顿暴揍,或者随便什么让他不再出声的方法代替。

“没了,Bones,都没了,我前半生的珍宝.......”Kirk口齿不清,眼周一片通红——不只是过量酒精造成的,是那种“我的人生受到了打击我悲痛欲绝我随时可以滴下泪来”的通红。
McCoy忍住粗口,也没有冲他挥拳。
接着心生怜悯。

哦,不会吧。

McCoy和Kirk成为室友的第一天起就注意到他藏了东西。
作为他搬进寝室时唯一一只用纸胶带封口的箱子(还用马克笔留下提醒,“谢绝触碰”,警告性质的,一点都不显眼),它的主人没给McCoy经手的机会而是将其径直塞进角落。之后McCoy善解人意地对铺平的被子底下出现可疑突起视而不见,还有Kirk的制服内衬,臭烘烘地揉成一团,欲盖弥彰地堆在上面。
每个人都该有点秘密。McCoy比Kirk大几岁,并且不想管闲事。所以虽然McCoy不用猜都知道他年轻气盛的室友柜子里有什么,他从不多嘴。

但他还是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人面对一个迷惘失落的年轻人时会伸出援手。
他打算说没关系的Jimboy,鸟兽不为食死,人也不该为一箱porn而亡,为这个掉泪未免太幼稚。之后他可以陪着Jim声讨罪魁祸首,毕竟哪种变态才会觊觎陪伴一个少年无数个寂寥长夜的......
玩具熊?

Kirk悲悲切切地,把糟心的合成纤维和人造棉捧在手上展示给McCoy看。
变数太多,McCoy的心肺和大脑一时都不足效力。他气短。
所以这才是Jim遮遮掩掩藏起来的东西?这才是他放在被子里封进纸箱里拒绝示人的东西?
这孩子真的成年了吗?

“它死了,Bones。”似乎是觉得他的行为还不够dramatic,Kirk戏剧性地吸起了鼻子(天杀的!)直到鼻尖泛红。
McCoy努力回忆起曾经的应对措施:把手心摊开放在Kirk背上,轻轻地,给他顺气儿。
“好了,好了。”
“别哭,乖孩子。”
“.......我再给你买一个?”
然后这次危机的难度加深了,大概比他几年前亲历的“泰迪熊被调包案”和“万圣节糖果失踪案”更棘手。

“我不要新的,没有什么比得上他!”
“你当他是什么?玩具熊吗?”
“他从我记事起就和我在一起了!”

McCoy悄悄打量起四周,寻找藏起来的相机,和相机旁边露出邪恶微笑的Quentin——Guy Ritchie也行,或者其他随便哪个混蛋。

真可惜。
他什么都没找到。
除了怀里紧紧揣着一只前玩具熊掉泪的傻蛋和在他面前坐立难安的傻蛋,没什么值得他尖叫,连连后退,然后夺门而出。
McCoy盯着他被泪水黏在一起的睫毛,灯光很智能地停留在一个似暗非暗的范围内,光影的配合,诡异静谧又和谐。
真可惜。
举世无双的抽象画面,只有他自己一辈子忘不掉了。
更糟的是,这下,他真的睡不着了。

——
“这就是你提出调换寝室的理由吗?
McCoy学员?
“是的。”
“未知原因的精神敏感?”
“是的。”
“那么可以给我解释你认为我会成为他「室友的最佳选择」,基于哪些理由?”
“出于某种原因,我的存在严重影响他的睡眠状况,所以我希望你......”
“适量观测并记录。”
“对,临床数据。”
“容我提醒你,McCoy学员。我从未接受过严格意义上的医疗培训——至少专业程度上远不及你所接受的那一种。换句话说,Dr.McCoy,在这间屋子里你才是医生。”
“我会整理临床报告,但我,还有Jim,需要你的帮助,Spock。”

McCoy心虚地退出门。
尖耳朵在某些情况迟钝,太好了。
把泪多先生留给他,不太磊落。
但耶稣基督,他真的只想好好睡一觉。

————
“等等,为什么你会突然换宿舍?为什么我的新室友会是那个大地精?”
“他看上你了。”
“什么?”
“没什么,服从学院安排,Jim。别再问了”

tbc——————————





评论(9)

热度(104)